2019-11-02 5 电影
“你保护世界,我保护你”

《少年的你》观后感

昨晚去看了这几天很火热的电影《少年的你》,电影从开始就感觉到压抑、阴暗。直到片尾才让人感觉“如释重负”,看完电影脑海里产生很多想法,便想着记录下来。

电影以校园霸凌为主题,讲述了一个即将高考的女生被同学欺凌及其引发的一系列事件。在观看电影的过程中,我对教育法律家庭情感四个方面产生了一些思考,也是我认为我发现本片所反映的一些问题。

教育

一定会想到教育,为什么呢?因为校园霸凌事件只可能发生在学生身上,从片中可以深刻感受到被欺凌者的无助和绝望。很多学生被欺凌后基本会有几个特征:不告诉老师或家长、情节严重的不敢报警、越被欺负越软弱,似乎他们的绝望来自于即使告诉家长、报警也帮助不了什么,施暴者被教育过后依旧会继续施暴,没有人能真正帮助到自己。对于发生这样的事情,我认为是教育的缺失。而教育来自学校和家庭,这里主要说学校,家庭留到后面。

教育方式

都知道,中国的教育是填鸭式教育,目的就是为了考试。前几天《樊登听书》讲了一个“美国讲灰姑娘一课和中国有什么不一样”,说到教书都是在传授价值观,美国的课堂通过文章给学生传授了诸多的人生价值观,而中国课堂传授的基本只有“实用主义”的价值观。这就导致学生从小就缺乏同情心同理心社会责任感法律意识等方面的教育。教育方式上导致学生从小就“营养不良”,也就会导致霸凌事件的必然。

法律意识

我特别加粗了法律意识是因为我觉得这一点是可以在施暴者和受害者身上都能起作用的,同时也是我从片中想到的最深刻的一点。中学时代的学生可以认为基本没有多少法律意识,实际上这一点直到大学依旧如此。

法律是用来约束自己的规则。对于施暴者来说,他们没有对法律的敬畏,也就没有了约束自己行为的思考。没有畏惧同时又缺乏沉着冷静,容易冲动的青少年是非常危险的。

法律是用来保护自己的武器。但是很多人尤其是被欺凌的学生,根本不懂得如何使用法律武器保护自己。再加上老师、家长对事件的不重视,才导致学生的“绝望”。

提到了老师和家长,很多时候老师和家长可能就认为学生之间只是孩子之间的打闹,却不知道如今的社会导致孩子的变化。

孩子的早熟

现在网络信息发达,通过社交软件、媒体网站等渠道孩子每天接收到的信息可能是上一辈年轻时候的几十倍上百倍。其中充斥着无数的垃圾信息,不良信息。这些因素导致了如今的孩子一些方面非常早熟,但是家长、学校却很少关注这一点。其中的危害就在于孩子的早熟是不全面的,再加上教育的不足,导致孩子可能会作出一些偏激的,极端的事情。

想到前段时间大连13岁男孩尾随性侵、杀害10岁女孩的事件。该事件并非校园欺凌事件,但是同属于孩子的教育问题。这件事被广大群众议论的主要原因在于罪犯没有14岁而不追究刑事责任,最终被叛收容3年。而通过男孩的聊天记录等信息,会发现男孩的言行都像是一个常年人,行凶后还能冷静的抛尸、伪装,然人感觉就像是一个“小恶魔”。

图片来自网络

男孩作案后连天记录(来自网络)

法律

法律方面我主要就对比大连男孩事件引发的舆论的一个思考。我们都知道有一部《未成年人保护法》,该法律包含了很多保护未成年人成长的条款,但是很多人对这一部法律的认识就是“不满14周岁不用承担法律责任”,包括家长、小孩,这难道不是法律教育的缺失?

确实如同大家所言,在发达地区孩子的早熟率越来越高(此处没有数据依靠,仅靠信息技术发展以及特别案件推断),然而可怕的事情就在于早熟的孩子能后利用《未成年人保护法》来“保护”自己而实施犯罪?这听起来就让人毛骨悚然。

实际上此类事件一直都有,只不过大连男孩的事件讲舆论推到了风尖浪口,同时,政府也开始重视此事件,并在中国人大网对《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修订草案)》、《未成年人保护法(修订草案)》公开征求意见。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进步,同时在人类文明发展过程中,法律应该主动的与时俱进,而不是通过极端案件来推动。

家庭

片中不缺少家庭方面的情节。在孩子成长的过程中,家庭的美好和父母的教育至关重要。片中反应的三个家庭:陈念单亲家庭,母亲卖三无产品(面膜)整天被追债,刘北山母亲抛弃他,魏莱母亲因为魏莱复读一年不和她讲话。中间还有一个插曲是一个女孩父亲在教室门口打自己的女儿。这些家庭因素都间接的推动了事件的发展。一个没有人照顾,没有安全感;一个从小被嫌弃,13岁开始就成了小混混;一个家庭优越,父母却属于教导,为非作歹。

家庭是每个孩子最有安全感,也是教育一个孩子最好的地方。“家庭教育”,现有家庭,再有教育。一个好的家庭,源于父母的言传身教,孩子也会健康成长。

情感

说到情感,几乎所有的电影都会与之有关联。而本片中也讲述了两个青少年由于霸凌事件而产生的情感交织。

关于情感的话题太多,而在片中我深刻意识到青春时期的存粹的情感,夹杂着无畏与冲动,抛开现实的束缚,是人生中非常珍贵的经历。

片中有一段警察的对话:“一个人绝对不会自愿为另一个人顶罪”,“你和我不会,因为我们是大人”。